人物故事

于右任执掌上海大学

于右任执掌上海大学

寄语:于右任,国民党元老、教育家。1922年8月到上海协助孙中山进行中国国民党的改组工作。此时,孙中山和一些国民党人,因在军事和政治上屡遭挫折,遂倾心于文化教育事业,以图培植人才,积聚革命力量。而中国共产党尚处于幼年时期,急需培养干部,以开拓革命事业,也十分重视兴学育才。

于右任则赞成国共合作,认为"社会党(指中国共产党)乃吾国新起为政治活动之党。吾闻其党多青年,有主张、能奋斗之士","不得不寄厚望于他们"。这就形成了国共两党人士真诚合作、共同办学的良好开局。

是年,东南高等师范学校引发学潮,要求改组校务,学生代表拟邀请陈独秀、章太炎、于右任三人中的一位出任校长。由于陈独秀行踪不定,政治色彩太浓;章太炎隐居苏州,闭门不出;最终在邵力子先生的帮助下,于右任为学生代表的殷切恳求所感动,同意接受邀请,建议把校名改为上海大学,并亲自题写了校牌。

于右任执掌上海大学

在中共的积极参与下,1922年10月23日,上大师生为于右任举行了欢迎大会。大会上,教工代表称赞于校长为"革命伟人,共和元勋,言论界之前驱,教育界之先进",对于校长到任表示热烈欢迎。于右任谦和答词:"予乃愿为小学生以研究教育,非好为人师。""予实不敢担任校长,但诸君如此诚意,……何况吾辈为有文化之人,自当尽力之所能,辅助诸君,力谋学校发展。"

邵力子以来宾身份发言:"于先生谦言愿为小学生以研究教育,余望诸君亦本此精神,切切实实地多求几年学问。"于是,上海大学成立,于右任宣布就职。翌年4月,李大钊到上海,任上海大学讲座教授,并推荐邓中夏、瞿秋白到上海大学协助办校。办校期间,于右任放手起用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又先后聘请蔡和森、恽代英、沈雁冰、肖楚女、张太雷等到校任职任教。

在于右任和邓中夏、瞿秋白、叶楚伧、邵力子、刘觉民等人的努力下,上海大学由开办到国共分裂后解散,为黄埔军校输送了一大批学员,在大革命时期起过重要作用。上海大学很快成为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在国内很有影响的一所大学。

于右任执掌上海大学后,虽没有长期坐阵学校,但为上大的建设和发展付出了不少心血。一是延聘管理人才。邓中夏、瞿秋白就是由于右任亲自聘请来校担任管理和教学工作的。二是规划学科发展。

于右任多次召集教职员会议,详细讨论学科发展规划,拟定在大学部设社会科学院和文艺院。三是完善管理体制。于右任主持建立评议会(后改为行政委员会),负责议定办学大政方针和处理全校一切重大事务;议决组成校董会,以提高学校声誉,争取办学经费,促进教育发展。四是制定学校章程。于右任主持拟定上海大学章程,并亲笔为章程题签,从而明确了"以养成建国人才,促进文化事业"的宗旨。

随着学校的发展,1923年4月,上大教职员会议决定由于右任负责筹备在国民党捐赠的宋公园(即宋教仁墓园,今闸北公园,当时有闲置土地六百亩)建造新校舍。虽然这一计划最终未能实现,但校址的选择,足见于右任对国民党先烈、战友宋教仁的深切缅怀。

于右任执掌上海大学

是年7月1日,上大美术科图音、图工两班学生毕业,于右任率领学生到宋公园举行毕业典礼,并同学生合影留念。以后上大的许多聚会活动,凡是于右任参加的都选择在宋公园举行,意在启迪后来者为共和民主奋斗不息。

于右任为上大学生追认学历的事也有口皆碑。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上海大学遭国民党军警封闭,国民政府教育部一直不承认上大学生的学籍,致使曾在上大就学的近两千名学生在就业、晋级等方面受到不公平待遇。

于右任为争取上大学生的大学学籍资格,与国民党当局一再交涉、反复斡旋,终于至1936年3月在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通过追认上大学生学籍,并与国立大学享有同等待遇的决定。于是,各地上大同学纷纷成立同学会,力图进行复校活动。

回顾上大的创办情景,于右任曾不无感慨地说,我"思以兵救国,实志士仁人不得已而为之;以学救人,效虽迟而功则远。"故立言"欲建设新民国,当先建设新教育";"讵意莘莘学子,环而请业,拒之无方,而上海大学之名,遂涌现于中华民国之新教育界中。"可见,于右任发展教育、振兴民族、建设国家的拳拳之心。

1964年11月10日,于右任病逝台湾,享年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