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李佩的个人生活

李佩的个人生活

寄语:"有人说,李先生是'中科院的玫瑰',这不确切,玫瑰是会展示自己的,李先生不会。如果说郭永怀先生用生命换来了国家的振兴,那么,李佩先生则默默地在讲台上站了一生,倾其所有,换得桃李满园。"

居所情况

李佩先生在中关村住了50年的楼房在蒙蒙尘埃中显得斑驳、陈旧。室内摆设仍与郭永怀共同生活时的模样差不多,客厅里的两个单人沙发和茶几是回国时父母补送给她的嫁妆,硬木花格架、长条形茶几和钢琴是她和郭永怀一道买的,所不同的也许只是今天客厅的地面涂上了暗红色的油漆,而不是当年精制的纯羊毛地毯。

人物轶事

有一年,力学所即将空降一位所长,但并没有得到所里员工的支持。李佩知道之后,直接找到领导反映情况。于是,力学所专门为此做了基层调查,事实确实如李佩所反映的那样。最终力学所决定改换人选,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有一次,谈庆明向李佩提出邀请资中筠来中关村大讲堂做讲座。尽管当时李佩并不认识资中筠,但她还是很快联系上了她。可听完李佩介绍,资中筠直接拒绝,"你们都太老了,人也少。我要跟年轻人讲,去人多的地方讲"。李佩更是没有半点含糊,"你来吧,我给你找年轻人。去学校讲,那里人多"。于是,才有了资中筠在国科大的一场几百人的大讲座。

1991年10月16日,80岁的钱学森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国务院、中央军委为他一人授予的"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作为钱学森夫妇二人的老朋友,李佩在几天前接到电话,也受邀参加这次重要的大会。但她却郑重地回绝了,理由是,她那天还要上课。

1997年,灾难却再次降临,她女儿郭芹因病去世,79岁的李佩却没有因此缺一堂课,依然提着录音机走上讲台,只是人更清瘦了,声音有些沙哑。

有人回忆,自己的第一篇英文文章是李佩先生改的,讲了两个多小时。

有人说,当年出国多亏了李佩先生借给自己100美元。

有人提及,李佩先生考试的时候,在黑板上写个"honesty(诚实)",转身就走,到点儿再来教室收卷子。

有人回忆,在讨论"钱学森之问"的根本出路时,北大资深教授陈耀松先生首先说了"要靠民主"四个字,紧接着,郑哲敏院士说:"要有自由。"随后,李佩先生不紧不慢地说:"要能争论"。

李佩的个人生活

丈夫失事

1968年12月,郭永怀乘坐的飞机失事。得知消息后,边东子赶到楼上安慰。他回忆,李佩神情凝重却没掉一滴泪,只是站在自家阳台上,望着远方的蓝天,好几个小时没说话。负责夜间看护的一位女性说,李佩躺在床上,一夜未合眼,屋内偶尔传出几声叹息。

"李佩从不麻烦别人,只有一次,她找我帮忙办件事,那是她唯一的一次私心。"边东子回忆,那是1969年春天,14号楼下花坛一株迎春花被人刨出。李佩拉着他说,麻烦你帮忙搬过来,种在我们13号楼下吧,我们老郭最喜欢的就是迎春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