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周佛海的生平经历

周佛海的生平经历

寄语:周佛海,湖南沅陵人,本名周福簋。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为建党的一大代表之一,后成为中国国民党政府要员。抗战期间加入汪伪政权,被视为“汉奸”。2011年10月8日,台湾公布的三卷本《戴笠与抗战》,证实了周佛海在抗战中与国民党政府的合作关系。被盖棺定论的汉奸周佛海早在1943年就已被戴笠吸收进入军统,成为国民党政府在汪伪政权中的卧底。

思想转变

周佛海1924年春,国共合作形成,中国革命形势飞速发展。时任广东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戴季陶以每月200大洋(银元)的高薪,邀请周佛海出任广东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广东大学校长邹鲁,又以每月240大洋的高薪聘他兼任广东大学教授。戴季陶,邹鲁都是国民党右派,是反对国共合作的人。是后来西山会议派反对共产党的首要分子。周佛海受了他们的影响,革命思想不坚定,与共产党在思想理论上的分歧越来越大,与党离心日益加重,周佛海不缴纳党费,不参加共产党的组织活动。还四处散布对党的不满情绪。

这年9月的一个深夜,中共广州区执行委员会负责人周恩来亲自上门做周佛海的工作,劝他三思而后行。但周佛海一意孤行,第二天给中共广州执委写了一封长信,声明退出共产党。1924年秋,在对其无法挽救的情况下,中共中央为纯洁党组织,准其脱党。

周佛海的生平经历

受宠蒋介石

脱党后,周佛海逐渐蜕化为国民党右派分子,成为国民党右派营垒中的干将和蒋介石的心腹。周佛海以右派分子戴季陶为“榜样”,积极开展反共宣传。标榜自己要做一个国民党的忠实党员,叫嚷“攻击共产党,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周佛海连同广东大学(中山大学)的几名教授,创办了以反共为主旨的《社会评论》。发表:《反共产与反革命》,《再论反共产与反革命并答中国青年》……等一系列文章,为国民党右派的反共活动,摇旗呐喊。 周佛海就是通过反共去投靠蒋介石的。周佛海以反共理论家自居,他以他的反共理论和对蒋介石的忠诚,深得蒋介石的赏识与重用,负责为蒋介石起草讲话与命令等。周佛海终于挤进了蒋介石智囊团,为蒋介石内战、独裁出谋划策,成为蒋介石身边的“文胆”之一,颇得蒋的宠信,而周佛海的地位也节节高升。

一九二六年北伐军攻占武汉后,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秘书长兼政治部主任。一九二七年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政治总教官、军事委员会训练总监部政治训练处处长、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等职。一九二九年后,历任国民党政府训练总监部政治训练处处长、江苏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一九三一年当选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renwugushi.com]。

此外, 蒋介石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先后建立两大特务组织。在国民党建立“中统特务,其核心组织为“清白团”,成员有陈果夫、陈立夫、周佛海等九人。建立第二个大特务组织,就是以黄埔军人为核心的“复兴社”,后改为军统组织。周佛海被指名为该组织最高级干部之一。周佛海身兼两个大特务组织负责人,成为蒋介石最亲信的大红人。

一九三五年任国民党中央党部民众训练部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出任蒋介石侍从室副主任兼第五组组长,国民党中央宣传副部长、代理部长等职。组织“低调俱乐部”,与抗日唱反调,鼓吹“战必败,和未必大乱”的投降主义言论。

沦为汉奸

周佛海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汪精卫趁着蒋介石发表抗日讲话时候,逃离重庆,飞抵昆明,周佛海受戴笠秘密指派,随汪精卫及汪的老婆、亲信等人乘坐欧亚航空公司的一架专机,逃到越南河内。20日,时任四川省党部主任委员的陈公博也尾随而至。

一九四零年三月三十日,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中央政府。周佛海夺得了伪财政部长、伪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央政治委员秘书长等要职,后又任伪行政院副院长,伪中央储备银行总裁、伪警政部长、伪清乡委员会副委员长、伪物资统制审议委员会委员长、伪上海特别市市长等职务。

汪精卫的伪中央政权成立时,伪政府中的各院,部,会的汉奸要员,都是在周佛海笔下提名产生的,伪政府实际上是周佛海炮制而成,周佛海对此十分得意。他在日记中说:“国民政府还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重飘扬于石头城畔,完全系余一人所发起,以后运动亦以余为中心。”他甚至狂称:“人生有此一段,亦不枉生一世也!”在形式上,周佛海地位仅次于汪精卫和陈公博,但是由于周佛海直接掌握汪伪政权的外交、金融、财政、军事、物资和特务大权,并且直接掌握一支装备精良、训练严格的伪税警团,因而其在汪伪政权中是一个握有实权的人物。

周佛海的生平经历

再投老蒋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宣布投降后,解散南京伪政府,周佛海在得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立即向蒋介石拍急电,表示他控制的一万多人的武装能以“完整的上海奉给中央”,并向蒋介石表忠心:“职与其死在共产党之后,宁愿死在主席之前”。蒋介石接电报后,极为高兴,立即以个人名义嘉奖周佛海。

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奉蒋介石之命,任命周佛海为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令其指挥所属税警总团、上海市保安队及警察,以及杭州地区伪十二军等,负责维护上海、杭州一带治安,阻止新四军武装收复沪杭地区。后应周佛海的请求,任命他为行动总队司令,全权指挥驻沪杭伪军。就这样,周佛海摇身一变成为抗战的有功之臣。上海的老百姓不明底细,都被搞得稀里糊涂,不知蒋介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最后结局

一九四六年四月,国民党当局先后开始了对汉奸的公开审判。首先受到审判并被处以死刑的是伪立法院副院长缪斌。接着,陈公博、梅思平、褚民谊、林柏生、陈璧君等汉奸,一一受审判,分别被判以死刑、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受到应有的惩处。但周佛海逍遥法外,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不满。质问当局为何在大小汉奸受到审判时,“独头等汉奸周佛海不知其何以久无消息?迫于压力国民党当局不得不审判周佛海。由判死刑,后减为无期徒刑。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周佛海病死在监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