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溥仪晚年被请回宫,龙椅很陌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是从容还是无奈

溥仪晚年被请回宫,龙椅很陌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是从容还是无奈

寄语:溥仪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他身上充满了悲剧色彩。无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也好,还是面对家庭婚姻也好,溥仪似乎一直都在不断地陷入悲剧中。溥仪生逢乱世是他的不幸,作为末代皇帝却没有掌握过一天国家政权;作为三岁孩童,只是一个历史符号存在于历史典册中。即便是答应日本就任满洲国执政、皇帝,这也是被日本逼迫无奈的。他长期处于政治漩涡中却未发挥关键的作用;他是亡国之君和叛国罪人,最后成了新中国改恶从善的典型;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他是失败者,但他的每一步失败都伴随着中国的崛起和人民的解放,而他最终也成了人民中的一员。“溥仪晚年被请回宫,龙椅很陌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是从容还是无奈”,分享给各位读者,欢迎阅读!

爱新觉罗•溥仪(1906年2月7日—1967年10月17日),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字耀之,号浩然。也称清废帝或宣统帝。他是道光帝旻宁的曾孙、醇贤亲王奕譞之孙、摄政王载沣长子,母亲苏完瓜尔佳•幼兰。1909年到1912年、1917年7月1日到1917年7月12日两次在位。

溥仪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他做过皇帝,做过傀儡,做过战犯,也做过普通人,其大起大落、颠沛流离的一生,都和中国的变化息息相关。溥仪本不是皇储,只是因为光绪无后,才被选为接班人。登基的时候,溥仪才三岁,如果是在太平盛世,或许溥仪长大后能亲政,甚至能有一番作为,但彼时的朝代,已经没有时间等他长大了。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12日,溥仪被迫退位,清朝覆灭,6岁的溥仪还什么都不懂,就这样做了亡国之君。虽然清朝灭亡了,但溥仪仍然顶着皇帝的帽子,享受着皇帝该有的荣华富贵。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溥仪是可以舒舒服服过完下半辈子的,但是后来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派鹿钟麟带兵入紫禁城,将溥仪赶出了紫禁城。

溥仪晚年被请回宫,龙椅很陌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是从容还是无奈

鹿钟麟(1884—1966),字瑞伯,定州北鹿庄人,西北军著名将领。自北洋新军学兵营与冯玉祥相识后,随冯戎马生活近四十年,成为冯的主要助手。在“北京政变”中,率部先行入城,不费一枪一弹,仅三天就控制北京全城。带领军警将中国末代皇帝溥仪驱逐出宫,废为平民。

1924年11月5日上午9时,鹿钟麟与摄政总理黄郛、北京警察总监张璧、社会名流李石曾一行四人,由北京警卫司令部乘汽车出发,带四十军警,直驱神武门。守卫故宫的清皇室警察,见到突如其来的国民军,惊慌失措,还没有回过神即被全部缴械,听候改编。自神武门一路前行,进入故宫后直入隆宗门原军机处旧址。不久,内务府大臣绍英和荣源来见,鹿钟麟出示了大总统指令和修正清室优待条件,限绍英两小时内促使溥仪接受指令,废去帝号,迁出故宫,移交各项公私物品。两小时之后,绍英依然拖延,鹿钟麟以炮轰紫禁城相威胁。绍英请求再宽限二十分钟,作出最后决定。这一次,溥仪接受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决定即日迁出故宫。16时10分,溥仪及其后、妃和亲属等离开了故宫。

鹿钟麟在回忆录中写道:汽车共五辆,我乘第一辆,溥仪、绍英第二辆,溥仪后、妃和亲属及随侍人员分乘第三、第四辆;张璧等乘第五辆,由故宫直驶醇王府(清室称北府)。溥仪在醇王府门前下了车,这时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握手接谈。我说:“溥仪,今后你还称皇帝吗?还是以平民自居呢?”溥仪回答说:“我既已接受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当然废去帝号,愿意作一个中华民国平民。”我说:“好,你既然愿当平民,我身为军人,自有保护责任,一定要通知所属,对你加以保护。”张璧在旁凑趣地说:“你既是一个中华民国平民,就有当选为大总统的资格。” 到此,我们握手道别。

被赶出皇宫的溥仪,开始了他颠沛流离、任人欺辱的后半生。

溥仪晚年被请回宫,龙椅很陌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是从容还是无奈

在苏联被监禁五年。在软禁五年期间曾有一次去日本东京为日本统治者在中国的罪行做证明。1947-1948年,溥仪被前苏联转移到同一城市的另一个看守所里,他仍享受与其他被拘人员不同的生活待遇。如仍可单独用餐,不必参加劳动,甚至不用打苍蝇、蚊子。1950年7月30日, 苏联通知溥仪引渡回中国时,他再次向翻译别尔缅阔夫提出留在苏联的要求[renwugushi.com]。8月1日,溥仪与其他满洲国263名“战犯”在绥芬河由苏联政府移交给政府,送抚顺管理所受到约十年的思想再教育与劳动改造。此时,他的编号是981。

1959年12月4日上午被特赦,1960年3月,溥仪被分配到北京植物园担任园丁及卖门票的工作。1962年4月30日,溥仪与朝外关厢医院的护士李淑贤结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溥仪和鹿钟麟应该算是仇人。但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溥仪在1962年娶了他的最后一任妻子李淑贤后,决定带妻子重游故宫,一路上,溥仪都在给妻子讲述皇宫有趣的往事。正和妻子聊在劲头上的溥仪,本来兴高采烈的脸,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李淑贤顺着溥仪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前面不远处走来一白发老者。

看着眼前的老者,溥仪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原来迎面走来的老者,正是当年将溥仪赶出宫的鹿钟麟。看着脸色尴尬的溥仪,李淑贤柔声问道:“怎么了?是碰见老熟人了吗?”或许是妻子的温柔影响了溥仪,也许是经历了这些年的大起大落,溥仪的心性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溥仪的脸色渐渐柔和下来,嘴角上扬,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当年就是他把我赶出宫的。”

鹿钟麟惊喜的说道:“溥仪先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溥仪的妻子很担心自己的丈夫怕他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没想到,溥仪伸出双手亲切地握住鹿钟麟说道:“鹿将军,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鹿钟麟向他的随从人员介绍溥仪的身份,大伙一块向溥仪问好。这时鹿钟麟说了一句让溥仪非常吃惊的话:当年是我把皇上赶出皇宫的,今天我来请皇上起驾回宫,于是他掏出了两张故宫的门票。大家看到后,也都哈哈一笑。故宫里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上雕刻有威武龙腾,饰以金漆,以显示皇帝的尊贵和高尚的地位的龙椅,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1915年,袁世凯窃国称帝,太和殿里的许多陈设被拆掉,龙椅也随之不知去向,可惜的是袁世凯只做了八十三天皇帝就一命呜呼了。但是袁世凯的这把西式座椅却直到1947年才撤去。为了保持宫廷原貌,决定重新安放龙椅。1959年,故宫博物院专家朱家晋在一张光绪二十六年的旧照片上,看到以前太和殿的陈设情况,就根据照片上的龙椅式样,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处存放旧家具的库房中,发现了这座明代龙椅。因为龙椅长期被看作普通家具,随便弃置,变得残缺不全,后来根据有关资料,请名匠高手修复,方得以恢复往日的容貌。

分别以后,在回去的路上,妻子感到不解,溥仪见到仇人怎么如此淡定从容,还是无奈?她没有问,溥仪也没有说。溥仪微笑的面容下,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们无从知晓。或许,他自己也明白当年是大势所趋,没有鹿钟麟,也会有其他人来赶他走,他无力反抗,只能接受冷冰冰的现实。

溥仪在家养病期间,走路已经非常困难了,几乎是一步一挪。在生活上他也无法自理,洗脸都费劲,洗澡得由李淑贤来帮忙才行。他不断地吃药、看病,几乎天天奔医院。溥仪不愿看外边那些复杂的世事。他确实老了,老得不太关心院子外边所发生的事了。那段日子,溥仪特别爱喂蚂蚁。见到厨房里有蚂蚁,他便用棒子面做诱饵,把蚂蚁从厨房里引到院子里来。他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喂蚂蚁。当时,他的腿肿得非常厉害,走路已经挺困难了,他就搬一把椅子坐在上面,逗蚂蚁玩,直到把院里的蚂蚁几乎都招到身边。除了吃饭,他能整整一天都在喂蚂蚁。溥仪从来不弄死蚂蚁,李淑贤听他说过,小时候他就曾在宫里跟蚂蚁玩个没完。如今,他到了暮年居然又回到童年的游戏里来了。这时距他逝世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溥仪病重这段时间,李淑贤时常闷坐在家里,想想自己跟溥仪结婚的这几年,她后悔了。

溥仪死后,社会上兴起了一股清史热,而溥仪作为清朝的末代皇帝自然就成为了众多媒体报道的焦点,于是李淑贤借助溥仪的名气,又在各个电视台报纸上揭秘溥仪的往事,成了社会知名人物。

李淑贤1997年因为肺癌去世,在临死之前,李淑贤曾经要求身边人不要把她和溥仪葬在一起,要葬在八宝山,说自己这辈子很委屈,没有和溥仪沾过什么光,只有受不完的累,下辈子也不想再见到溥仪,后来身边人根据她的意愿将她葬在八宝山,而溥仪则一个人落寞的葬在清西陵,不知溥仪死后泉下有知,听到自己最后一任妻子这番言语,不知该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