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

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

寄语:看过村上作品的读者很容易产生两极分化:一旦“喜爱”了,就会非常喜爱,一直喜爱下去;但如果“不喜爱”,再看几遍也都无感。而喜欢村上春树的读者,在“质”上其实是差不多的。正因为你是那样的人,所以你才会喜欢那样的文字,那样的角色,那样的作家。今天分享一些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欢迎阅读!

1.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想勉强交朋友。要真那么做的话,恐怕只会失望而已。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2.当然,如果想听克鲁帕作为鼓手时的代表性演奏,三十年代古德曼时代的唱片固然是稳妥的选择,不过他离开古德曼乐队后组织的大乐队也足够新鲜,值得一听。 赫比•曼(Herbie Mann) 严肃的爵士乐迷当中有个定评“认真追求爵士乐的五十年代的赫比•曼虽然不坏,但他在六十年代后半期商业上取得成功之后,音乐就浅薄乏味了。”可我宁愿断言赫比是爵士乐迷的“地下世界” (underground)!所以不大想认同那种主流派说法。 ——村上春树 《爵士乐群英谱》

3.或许我不该仰望天空,应当将视线投去我的内部。我试着看向自己的内部,就如同窥视深深的井底。

4.至于我是何以抛弃原来世界而不得不来到这世界尽头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无从记起,记不起其过程、意义和目的。是某种东西、某种力量——是某种岂有此理的强大力量将我送到这里来的!因而我才失去身影和记忆,并正将失去心。——《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5.我 们活着,同时在孕育死亡。不过,那只不过是我们必须学习的真理的一部分。直子的死告诉我这件事。不管拥有怎样的真理,失去所爱的人的悲哀是无法治愈的。无 论什么真理、诚实、坚强、温柔都好,无法治愈那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 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地软弱无力--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响,日复一日地如此冥思苦索。

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

6.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舞!舞!舞!》

7.得失盈亏这东西,如果不用长远的眼光去看,就搞不明白 ——村上春树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8.刚下笔时觉得似乎可以写出漂亮东西,行文生机勃勃,前景如在目前,情节自然喷涌,但随着故事的进展,那种气势和光芒开始一点点地失去,眼睁睁地看着它失去。水流越来越细,很快像蒸汽机车一样减速停下,最后彻底消失。 ——村上春树 《东京奇谭集》

9.这么说或许奇怪——我怎么也不认为现在即是现在,总觉得我好像不是我,这里好像不是这里。时常这样。要很久很久以后而这才好歹合在一起。

10.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哪个人能够入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

11.“嫉妒心这东西,我觉得同现实性客观没有多大关系。就是说,因为条件得天独厚而不嫉妒谁、因为条件不好而嫉妒谁——事情不是这样的。那就像肿瘤一样,在我们不知晓的地方任意发生,并且没来由地、肆无忌惮地迅速扩展下去。即使知晓也无法阻止。幸福的人不生肿瘤、不幸的人易生肿瘤,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二者同一回事。” ——村上春树 《东京奇谭集》

12.毕竟一个作家出道时给人的印象过于强烈,接下来可就不好过了。像我这样只有还过得去的销售量,似乎也就得享还过得去的安乐。但我也不清楚这是好是坏。 ——村上春树 《碎片,令人怀念的年代》

13.就算称不上幸福,至少在今天这个日子没什么匮乏地,健康地过着。因为明天我们会做什么样的梦,谁也不知道。 ——村上春树

14.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

15.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所以需要与人交往,以求相互理解。然而相互理解果真可能吗?不,不可能,宿命式的不可能,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与其勉强通过交往来消灭孤独,化解无奈,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把玩无奈!

16.对我来说,写文章是及其痛楚的事。有时一整月都写不出一行,又有时挥笔连写三天三夜,到头来却又全都写得驴唇不对马嘴。尽管这样,写文章同时又是一种乐趣。因为较之生之维艰,在这上面寻求意味的确是太轻易而举了。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

17.必须正视过去。不是作为一个容易受伤的天真少年,而是作为一个自立的专业人士。不是看自己愿意看的东西,而是看不得不看的东西。否则你只能背着沉重的包袱度过今后的人生。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8.心与心之间不是只能通过和谐结合在一起,通过伤痛反而能更深地交融。疼痛与疼痛,脆弱与脆弱,让彼此的心相连。每一份宁静之中,总隐没着悲痛的呼号;每一份宽恕背后,总有鲜血洒落大地;每一次接纳,也总要经历沉痛的 失去。这 才是真 正的和 谐深处存在的东西[lizhigushi.com]。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9.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遇见百分百女孩》

20.蝴蝶是世界上最优美的生灵。她们不知从何而来,静静地寻觅命中注定的那一点东西,随后悄然消逝,不知去向何方。恐怕是去了和这里不同的世界。

21.不知为何,恰如其分的话总是姗姗来迟,错过最恰当的时机。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22.如果我爱你,而你也正巧的爱我。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笑的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的在你头上多待几秒。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的不爱我。你头发乱了,我只会轻轻的告诉你,你头发了乱了哦。这大概是最纯粹的爱情观,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

23.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我相信有,你也最好相信。

24.为什么人们都必须孤独到如此地步呢?我思付着,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呢?这个世界上生息的芸芸众生无不在他人身上寻求什么,结果我们却又如此孤立无助,这是为什么?这颗行星莫非是以人们的寂寥为养料来维持其运转的不成?——《斯普特尼克恋人》

25.世界是隐喻,田村卡夫卡君。

26.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是这些人组成了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

27.人生很是奇妙,有时候自己觉得璀璨夺目,无与伦比的东西,甚至不惜抛弃一切也要得到的东西,过了一段时间或者稍微换个角度再看一下,便觉得它们完全失去了光彩。——《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28.不要去考虑多余的事,牛河想。加厚皮肤,坚固心的墙壁,规则周正的重复每一天每一天就好。我只不过是机械罢了。能干又忍耐力强的无感觉机械。从一边的口吸进新的时间,置换成旧的时间再从另一个口吐出去。存在,就是自身作为机械存在的理由。必须再一次回归到——那纯粹的运转——不知何时终将迎来结束的永久运动。他坚定起意志,封上了心的盖子,将深绘理的印象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少女尖锐视线残留下的痛已然稀薄,现在化作了不时的迟钝的疼痛。那样就好,牛河想,那样就好,比什么都强,我是有着复杂背景的单纯系统。 ——村上春树 《Q》

29.归根结蒂。人会使自己同化于任何环境。纵使再鲜明的梦,终归也将为不鲜明的现实所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曾有过那样的梦一事本身,迟早都会无从记起。 ——村上春树 《再袭面包店》

30.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

31.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 ——村上春树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32.死已不再是生的对立。死早已存在于我的体内,任你一再努力,你还是无法忘掉的。——《挪威的森林》

33.话又说回来,两个人一切从零构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具有独生子常有的孤独癖,要认真干什么的时候喜欢自己单干。较之向别人-一说明以取得理解,还不如独自闷头做来得痛快,即使费时费事。而久美子呢,自从姐姐去世便对家人关闭了心扉,也是差不多单枪匹马生活过来的。天大的事也不找家里任何人商量。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两人可谓物以类聚。 ——村上春树 《奇鸟行状录》

34.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35.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污秽不堪的人。

36.那时我懂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斯普特尼克恋人》

村上春树名人名言大全

37.“不过,拧发条鸟,人生在根本上或许就是那样的吧——大家都被关进一个黑洞洞的地方,吃的喝的都被没收了,慢慢地,渐渐地死去,一点一点地。” ——村上春树 《奇鸟行状录》

38.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39.村上春树说,凡事只要去爱,就能在某种程度上爱起来,只要尽可能心情愉快的活下去,就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如愿以偿[renwugushi.com]。 ——村上春树 《舞!舞!舞!》

40.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 ——《且听风吟》

41.大人这东西说到底就是个容器,往里放什么东西进去,那是你的责任。要有所成就不是那么容易的,当你把东西一个接一个的 放进容器里去的时候一切才开始 ——村上春树

42.Pain is an anchor,mooring me here.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43.不过,还真有不少人特意在此恶劣季节跑来这偏僻的海岛。他们独自赶来,租一间别墅,不受任何人打扰的静静看书,把气味好闻的泥炭(peat)放进火炉,用低音量听维瓦尔第的磁带,在茶几上放一瓶高档威士忌和一个玻璃杯,拔掉电话线。眼睛追逐文字追的累了,便合起书放在膝头,仰起脸,侧耳倾听涛声雨声风声。 ——村上春树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44.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挪威的森林》

45.大家都成了大人,各自拥有不同的生活圈子,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可奈何。我们已经不再是天真的高中生了。可就算是这样,亲眼看着曾经具有重要意义的东西一点点褪色,逐渐消失,还是让人悲哀。毕竟是一起度过了朝气蓬勃的时代,一起长大的人啊。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46.句子本身毫无意义。意义之类的怎样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念诵祈祷词这一行为。

47.人死总是有其相应的缘由的。看上去单纯而并不单纯。根是一样的。即使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只是一点点,但用手一拉就会连接出来很多。人的意识这种东西是在黑暗深处扎根生长的。盘根错节,纵横交织……无法解析的部分过于繁多。真正原因只有本人才明白,甚至本人都懵懵懂懂。——《舞!舞!舞!》

48.或多或少,任何人都一开始按自己的模式活着。别人的若与自己的差别太大,未免气恼;而若一模一样,又不由悲哀如此而已. ——村上春树

49.因为气压,我觉得心脏痛……不过这个时候,我听到远远的地方传来的汽笛声……我在黑暗里静静地聆听着……然后,我的心脏不痛了,时钟的针开始移动,铁箱子慢慢浮上海面。这都是缘于那小小的汽笛声的关系,由于那又像听见又像听不见的微微的汽笛声。而我爱你,就像那汽笛声一样。

50.该上之时,瞄准最高的塔上到塔尖;该下之时,找到最深的井下到井底。 ——村上春树 《奇鸟行状录》

51.绿子在电话的另一头久久默然不语,如同全世界的细雨落在全世界所有的草坪上一般的沉默在持续。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52.准确地说,我并不爱她,她当然也不爱我。但爱与不爱对方对那时的我不是重要问题。

53.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你手中滑落。取而代之落入你手中的,全是些不值一提的伪劣品。体能,希望,美梦和理想,信念和意义,或你所爱的人,一样接着一样,一人接着一人,从你身旁悄然消逝。 ——《1Q84》

54.归根结底,或许自己是把很多我无聊的东西搞到了手,却一再错过了人生中最贵重的东西,他经常这样想道,于是自己的心每每沉入缺少光明和温暖的场所。 ——村上春树 《东京奇谭集》

55.平庸这东西犹如白衬衣上的污痕,一旦染上便永远洗不掉,无可挽回。

56.慢慢花时间一点一滴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那样的想法是有的。一个人进入那里,可以再某种程度上放鬆下来。但是,不得不特意建造那样的世界本身即意味著我是容易受伤的,对吧?而且,即便是那个世界,在世人看来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世界,就像纸壳箱搭的小屋,稍微大些的分一吹,就不知被吹去哪里了..... ——村上春树 《天黑以后》

57.大干一场!不过最难找的是合适对象。

58.“职业这东西应该是爱的行为,而不像是权宜性的婚姻。” ——村上春树 《东京奇谭集》

59.没有人能在那个秋雨飘零的黄昏紧紧拥抱自己。 ——村上春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60.所谓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绝望不存在一样。《风的歌》

61.“可是我们一直觉得这其中存着一项很大的错误,而且这个错误莫名其妙的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了一道非常黑暗的阴影。” ——村上春树 《再袭面包店》

62.Larry Coryell和Sonny Sharrock浓烈醇厚的双吉他,那可是够酷的哟! 长笛这种乐器进入即兴演奏会,无论如何都敌不住其他管乐器。音域窄,加之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乐器,所以专门吹长笛的音乐家如果想在爵士乐坛活下去,就要有音乐性招法,就必须动脑筋才行。在这个意义上,只靠一支长笛取得商业七的大学爵士乐队演奏,但在偶然遇到来印第安纳大学做旅行演出的比克斯•贝德拜克(Bix Beiderbecke)之后,两人完全情投意合,于是他放弃学业,索性当了专业音乐人。 ——村上春树 《爵士乐群英谱》

63.“海滩味”绝非无稽之谈。艾莱岛风大,宿命般的刮个不止,浓浓的,夹带着海藻味的强烈海风差不多给岛上所有的东西都带来了深刻的烙印,人们称之为“海岛香”。去艾莱岛住上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那种气味是什么一个东西,而知道了那种气味,你就能——作为实际感受——理解艾莱威士忌何以有那么一种味道。 ——村上春树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64.每个人无不显得很幸福.至于他们是真的幸福还是仅仅表面看上去如此,就无从得知了.但无论如何,在九月间这个令人心神荡漾的下午,每个人看来都自得其乐,而我则因此而感到了平时所没有感到过的孤寂,觉得惟独我自己与这光景格格不入.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65.孤独一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1Q84》

66.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1Q84》

67.声音有气无力,目光毫无生机,犹如为节约动力而停止自转的行星。

68.不论什么事情肯定都有框架。思考也一样。不必对每个框架都感到恐惧,也不能害怕打破框架。人若想变得自由,这一点至关重要。对于框架的敬意和憎恶。人生中重要的东西常常具有双重性。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69.不解释就弄不懂的事,就意味着怎样解释也弄不懂。 ——村上春树 《1Q84》

70.冷眼看待物质利益的追求而坚决主张“世间并非全靠金钱驱动,我等拥有比钱更宝贵的东西”,大概才是知识分子本来的使命和应取的人生姿态。 ——村上春树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71.但我那时还不懂,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 ——村上春树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72.没有谁会喜欢孤独,只是害怕失望。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73.If you're in pitch blackness, all you can do is sit tight until your eyes get used to the dark. 如果你掉进了黑暗里,你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你的双眼适应黑暗。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74.历史书告诉我们,我们从前和今天基本相同这个事实。在服装和生活方式上虽然有所不同,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却没有太大变化。人这个东西说到底,不过是遗传因子的载体,是它们的通道。它们就像把累倒的马一匹又一匹地丢弃一样,把我们一代又一代地换着骑下来。而且遗传因子从不思考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无论我们幸福还是不幸,它们都毫不关心。 ——村上春树 《Q》

75.贝多芬和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与此多少 有所不同。我们听他们的音乐的时候, 那里总是巍然耸立着贝多芬其人和莫扎 特其人的形象。在某种意义上那是难以 撼动和难以冒犯的。好也罢坏也罢,其 地位已然形成。我们基本上只能委身于 其音乐的流程,委身于其“造型性”或者 类似宇宙观的东西。但是,舒伯特的音 乐不是那样。视线低,不说三道四,热 情地把我们迎进门去,让我们不计成败 得失地沉浸在他的音乐酿出的令人舒心 惬意的芬芳溶液(ether)之中。其中 含有的,是一种可以说是中毒性质的特 殊感觉。 ——村上春树 《没有意义就没有摇摆》

76.从事写文章这一行业,首先要确认自己同周遭事物之间的距离,所需要的不是感性,而是尺度。

77.“心情抑郁的人只能做抑郁的梦,要是更加抑郁,连梦都不做的。”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78.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79.重大知识,意味重大责任。

80.不过他说的确实很对,这张唱片翻来覆去听了很久,百听不厌。所有的声音,所有的乐句都浸满了永不枯竭的营养。而作为年轻人的特权,我拼命吸取哪些营养,直至其充满每一个细胞。那段时间,上街走路也满脑袋都是蒙克的音像转来转去。我很想对一个人诉说蒙克音乐如何美妙,但无法找到贴切的语言。 当时我想,那也是孤独的一种无奈形式。不坏,寂寞,但是不坏。 ——村上春树 《爵士乐群英谱》

81.再没有比相信自己在从事正义事业的人更好骗的了。

82.你要记得那些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彻夜聊天的人,坐车来看望你的人,陪你哭过的人,在医院陪你的人,总是以你为重的人,带着你四处游荡的人, 说想念你的人。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 ,是这些温暖使你远离阴霾, 是这些温暖使你成为善良的人。 ——村上春树

83.“时代不同,空气不同,人的想法也随之不同。” ——村上春树 《再袭面包店》

84.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

85.“世上绝大多数的人,并不渴求能证实的真理。在大多数情况下,真理这东西就像你说的那样,伴随着剧烈的痛苦。而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渴求伴随着痛苦的真理。人们需要那种美丽而愉快的故事,多少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存在有重大的意义。正因如此,宗教才能成立。” 男人转了转头,继续说下去。 “如果学说A让他或她的存在显得意义重大,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真理。如果学说B让他们的存在显得无力而渺小,它就是冒牌货。一清二楚。如果有人声称学说B就是真理,人们大概就会憎恨他、无视他,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攻击他。什么合乎逻辑,什么能够证实,这种事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很多人都否定自己是无力而渺小的存在,力图排除这一意象,这样他们才能维持精神正常。” ——村上春树 《Q》

86.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苦不可避免,但可以选择是否受苦。 ——村上春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