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张婧仪:95后的大银幕脸

张婧仪:95后的大银幕脸

去年9月,豆瓣评分8.2的《风犬少年的天空》热度口碑双丰收,一方面给国产青春剧打了一剂强心针,一方面让几个95后新人完美亮相,张婧仪饰演的李安然便是其中之一。

张婧仪:95后的大银幕脸

很显然,李安然的“风头”并没有盖过藏在她身后的张婧仪,正如小荧屏没有折损这张天生要登大银幕的脸一样,在一众95后小花中,张婧仪的银幕天赋突围而出。

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里有一个特写镜头,镜头里是女主角凌一尧(张婧仪饰演)纯粹无暇的脸,只定格数秒,还来不及琢磨潜在这张面孔背后的情绪和深意,一种无可名状的美让人先行破防。

张婧仪:95后的大银幕脸

5月20日,改编自网络(豆瓣)长帖《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的青春爱情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如约和观众见面,选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定档似乎是片方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关于“人和”,一部分来自帖子的忠实读者和希望用爱情电影加持“520”仪式感的观众,一部分则源于对片中两位主演表现力的信心,在导演沙漠看来,选择张婧仪出演这个众多网友心目中的“十年长跑女友”已经让电影占据了“人和”,她适合。

1

慢热型选手,缓慢却深刻的活成每个角色

“李安然”时期,关于张婧仪拥有一张“天生电影脸”的评价尚且停留在推测阶段,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的公映让这种“推测”落地。

这是一种不必追求五官精致的脸,却潜藏了韵味十足的故事感,很多业界人士喜欢用“好骨相”进行解读,当它出现在大银幕上,你会发现它似乎是天生为电影艺术存在的,这种兼具大青衣和小花旦气质的“骨相”在一众95后小花里十分稀缺。

拥有这样容貌跟气质的演员不在少数,港片黄金时代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名字王祖贤、钟楚红……日本电影里如苍井优一样柔美或坚韧的森系女孩们……凌一尧这个角色,成为张婧仪是该类演员的佐证。

“银幕佐证”之外,凌一尧给张婧仪的挑战更多。诠释这样一个几乎是网络传奇故事主角一样的“符号化”女友,张婧仪首先面对的是万千网友每个人心里的“凌一尧”。

通过试镜之后,她去翻看了那篇广为流传的《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年纪尚轻、挑战年龄跨度如此之大的角色,她发现自己“没有那么感同身受,对于凌一尧和吕钦扬的爱情体会也不算深刻。”

怎么办?

和导演沙漠沟提出自己的困惑后,得到了她和凌一尧之间彼此理解的第一条通路:一本详实的人物小传。

这是张婧仪打开凌一尧的一件“法宝”,里面记录了她和吕钦扬十年长跑的琐碎日常和生活细节。“比如凌一尧喜欢踩树叶发出的响声,提起来像吃曲奇饼干发出的嘎吱声;她喜欢在自己的鞋头画一个笑脸,可爱童趣。”在这样不胜枚举的生活细节里,张婧仪不断“重新认识”这个叫凌一尧的女孩,发现她和自己很像。而读完人物小传之后,她几乎就要和尧尧融为一体。而对于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来说,无论是否知晓“十年女友”,眼前喜欢藏在窗帘后面露出笑脸帆布鞋的“凌一尧”都能让自己在105分钟的时间里拥有无数心动时刻。

构建这些“心动时刻”对于张婧仪来说不单纯是在自己19岁青春的100多天里与陌生女孩凌一尧熟悉的过程。

起初她不能很好的消化凌一尧对吕钦扬10年的感情,随着拍摄中两个人一起装修毛坯房、晨起刷牙夜间吃外卖这样的生活点滴积累,她从围观尧尧的生活到最终以尧尧的方式生活,一场和妈妈对话的戏让她突然产生一种“不知不觉中,我成了凌一尧。”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不止属于她一个人,导演沙漠在那场戏结束后在监视器后对她说:“今天是拍摄的第23天,恭喜你,你成为凌一尧了。”

影片里有一场凌一尧在车站送别吕钦扬的戏,被视为张婧仪在片中的高光时刻。这场让所有人不自主陪着一起难过的哭戏是她哭走10趟火车换来的。而在车站等候吕钦扬赴约的一场戏让观众进入某种极致虐恋的高潮,凌一尧在静默里凝视着一条条他迟来的信息,她的眼神中有很多种情绪反复交替:期待、甜蜜、不安……对不测的恐惧。

张婧仪和凌一尧一起完成了一个女孩的十年恋爱故事,不分彼此,甚至你以为那个藏在李海波故事里的女孩就是这样顶着一张优等生的脸,有着包容的性格和无限的勇气。

包容、勇敢、执着的为爱付出,这是张婧仪“认识”的凌一尧,她曾一度担心自己不能很好的演绎这样一个她了解过后会发自内心喜欢的女孩。为此她还反复问导演“能不能问问海波老师,我长得像不像凌一尧?”人生第二个女主角带给张婧仪的压力最终也帮助她快速成长。

在4天时间里学习“如何建立与对手戏演员看似长达数年的默契”之后,再用100+天去完美消化;拍摄时坚持用片中的角色名称呼每个演员……以及完成导演沙漠开出的书单和片单来帮助塑造人物,《恋恋笔记本》《蓝色情人节》《时空恋旅人》到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乃至王小波和李银河的故事成为了那段时间陪伴张婧仪左右的“教材”[renwugushi.com]。

最终,张婧仪慢慢的“拼”出了属于自己的凌一尧。在每一场争执、哭泣、甜蜜的亲昵和固执的等待里,用恰如其分的表演完成了人生中的首部大银幕作品。你不得不承认,走出影院之后你也许还会感慨她的大银幕适配脸,更多的却是她在戏里属于生活和爱情的每个动人瞬间。

2

是体验派吗?沉进去就好了

无论是李安然还是凌一尧,张婧仪选择的演绎方式是“让自己彻底沉进(角色)去”,真正进入角色之后,她甚至能在快乐的段落中品味某种属于角色的悲情。

那场和吕钦扬在毛坯房想象未来生活的戏,起舞、喝水、撞茶几的无实物表演让观众轻易就感染了属于凌一尧的幸福和快乐。但“毛坯房幸福记录”这一段,被张婧仪念起时反而泛出一种淡淡的忧伤,“其实毛坯房那场戏,拍摄结束后现场老师们要收集剧照和花絮素材,那是我们俩的最后一场戏,他就对我说,凌一尧再见。窗外是江,江面上恰好响起了一声汽船鸣笛的声音,我突然就哭了,我觉得很难过。”

这就是她,身上那种无法言说的灵气,大概源于她对表演情绪的独特感悟力。

“我是那种一旦开拍就好了,就顺了的人。”比起健谈的理论家,张婧仪更像是需要调动全身心感知来告诉你她是哪种类型演员的人。是不是体验派?她自己对这事儿不算清楚,李安然或凌一尧都是她,表演本身也是一种对于生活、剧情和角色的体验,但她似乎不愿意这么“草率”的下决定。

“你知道吗?我是看自己表演会跳戏的人。”问及她回看李安然和凌一尧时的感受,她坦言自己是“边看边不自觉代入拍摄情境和故事”的人。这种“脱离”感或许和她“当事人”的身份分不开,也或许是全身心体味某种人生(李安然也好凌一尧也罢)过后,便不能客观的逃离她和她的岁月。

张婧仪:95后的大银幕脸

3

做演员,做好演员

如今,95后小花们已经开始成为影视剧作品主力军,99年出生的张婧仪算是她们中间一个特别的存在。除去一样的年轻和漂亮外形,她身上还裹挟着一种超脱当下的气质,这份超然让她在众小花里脱颖而出,也能完美自洽于一些年代和角色(比如《一见倾心》中的沐婉卿便是如此)。

电影和电视剧双栖女主不仅是她形象完美适配大银幕和小荧幕的证明,一定程度上也肯定了她作为新人的不俗演技。

《风犬少年的天空》8.2的豆瓣评分和《我要我们在一起》2亿+(增长中)的票房足以说明新人张婧仪担纲“女主角”的含金量。

客观的说,无论是李安然还是凌一尧,两个角色有不少共性:优等生、有美好的前途和未来、不乏爱和守护、对感情说一不二的执着,看起来更像是为了强化男性角色特质的存在。

当她们都要以张婧仪的面孔出现时,如何区分?她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方法,而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则让人感受到她的灵气和表演天赋。明确的角色去扁平化,恰当的保留了角色的功能性,同时,赋予角色同类型之外的个体特殊性(个人特色)。李安然和凌一尧身上都不乏这样的表演巧思。

出道至今,张婧仪“见众生”的角色里,类型相似却都容易落入被诟病的窠臼的是李安然和凌一尧。李安然一不小心就会被贴上“绿茶”的标签,凌一尧则容易沦为爱情故事里的“真·符号”,前者被张婧仪诠释的干净纯粹,后者则被她有血有肉的拉近现实。

如果你想看到不太一样的张婧仪,热播剧《理想照耀中国》里《纽扣》中的章华妹是个不错的选择。未来,她还有很多中“人生”要和大家一起度过,《一见倾心》《关于我妈的一切》《了不起的D小姐》……而她对于作品谨慎选择的态度也让这些即将展现在大众面前的角色和“人生”变得更可期待。

那么,22岁的她对于作品和角色的选择也有属于自己的方法论:“我会选择自己有兴趣读的剧本,看不进去的剧本我也演不好;角色方面我还是要选择和自己有相似之处的,至少要有共鸣。”所以到目前为止,她出演的每部作品和角色都有不错的口碑,要带给观众的“人生”,她得先行把关。

喜欢看爱情电影、喜欢随手拍、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某天会出现在“魔法世界故事”里的张婧仪,银幕脸这样的天赋背后,是她挖掘不完的宝藏演员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