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郭沫若的诗集精选五篇

郭沫若的诗集精选五篇

导语:郭沫若对人和自然永恒关系的探索与构想,对表现自我的审美方式的选择,吸收、融合了泛神论思想的某些观念似乎已成定论。而“我即是神,一切自然都是自我的表现”的命题的生发,更是他泛神论思想的宣言。他以斯宾诺莎为代表的泛神论从肯定神出发,最后归结为对神的否定,认为神即自然,无所谓超自然的创造一切的拟人化的神或权威存在。这里人物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五篇郭沫若的诗集精选,希望你们喜欢。

郭沫若的诗集精选五篇

篇一:《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象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象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那隔河的牛郎织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怕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1921年10月24日

篇二:《夜夜步十里松原》

海已安眠了。

远望去,只看见白茫茫一片幽光,

听不出丝毫的涛声波语。

哦,太空!

怎么那样地高超,自由,雄浑,清寥!

无数的明星正圆睁着他们的眼儿,

在眺望这美丽的夜景。

十里松原中无数的古松,

都高擎着他们的手儿

沉默着在赞美天宇。

他们一枝枝的手儿在空中战栗,

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

篇三:《峨眉山上的白雪》

峨嵋山上的白雪

怕已蒙上了那最高的山巅?

那横在山腰的宿雾

怕还是和从前一样的蜿蜒?

我最爱的是在月光之下

那巍峨的山岳好象要化成紫烟;

还有那一望的迷离的银霭

笼罩着我那寂静的家园。

啊,那便是我的故乡,

我别后已经十有五年。

那山下的大渡河的流水

是滔滔不尽的诗篇。

大渡河的流水浩浩荡荡,

皓皓的月轮从那东岸升上。

东岸是一带常绿的浅山,

没有西岸的峨嵋那样雄壮[renwugushi.com]。

那渺茫的大渡河的河岸

也是我少年时爱游的地方;

我站在月光下的乱石之中,

要感受着一片伟大的苍凉。

啊,那便是我的故乡,

我别后已经十有五年。

在今晚的月光之下,

峨嵋想已化成紫烟。

1928,1,8

篇四:《巫峡的回忆》

巫峡的奇景是我不能忘记的一桩。

十五年前我站在一只小轮船上,

那时候有迷迷蒙蒙的含愁的烟雨

洒在那浩浩荡荡的如怒的长江。

我们的轮船刚好才走进了瞿塘,

啊,那巫峡的两岸真正如削成一样!

轮船的烟雾在那峡道中蜿蜒如龙,

我们是后面不见来程,前面不知去向。

峡中的情味在我的感觉总是迷茫,

好象幽闭在一个峭壁环绕的水乡。

我头上的便帽竟从我脑后落下,

当我抬起头望那白云叆叇的山上。

轮船转了一个湾峡道又忽然开朗,

但依然是摩天的群峭环绕着四方。

依然是后面不见来程,前面不知去向,

虽然没有催泪的猿声,总也觉得凄凉。

我觉得人生行路就和这样相仿,

虽然所经过的道路,时刻,有短有长。

我们谁不是幽闭在一个狭隘的境地,

一瞬的昙花不知来自何从,去向何往?

那时候我还是只会做梦的一个少年郎,

我也想到了古代的诗人,他们的幻想:

有甚么为云为雨的神女要和国王幽会,

但我总觉得不适宜于这样雄浑的地方。

巫峡的奇景我只能记得个模糊影像,

我当年的眼睛实在也还是一个明盲。

有个机会时我很想再去详密的探访,

但我这不自由的身子不正想向国外逃亡?

啊,人生行路真如这峡里行船一样,

今日,不知明日的着落;

前刻,不知后刻的行藏。

我如今就好象囚在了群峭环绕的峡中──

但我只要一出了夔门,我便要乘风破浪!

1928,1,8

篇五:《述怀》

我几曾说过我要把我的花瓣吹飞?

我几曾在监狱中和你对话过十年?

但你说我已经老了,不会再有诗了;

我已经成为了枯涧,不会再有流泉。

我不相信你这话,我是不相信的;

我要保持着我的花瓣永远新鲜。

我的歌喉要同春天的小鸟一样,

乘着和风,我要在晴空中清啭。

我头上的黑发其实也没有翻白,

即使白发皤然,我也不会感觉我老;

因为我有这不涸的永远不涸的流泉,

在我深深的,深深的心涧之中缭绕。

我的歌要变换情调,不必常是春天,

或许会如象肃杀的秋风吹扫残败,

会从那赤道的流沙之中吹来烈火,

会从西比利亚的荒原里吹来冰块。

我今后的半生我相信没有甚么阻挠,

我要一任我的情性放漫地引领高歌。

我要唤起──

我们颓废的邦家、衰残的民族。

朋友,你不知道我,有时候连我也不知道。

在白昼的阳光中,有时候我替我自己烦恼;

但在这深不可测的夜中,这久病的床上,

我的深心我的深心,为我揭开了他的面罩。

1928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