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郭沫若的现代诗摘抄简短

郭沫若的现代诗摘抄简短

导语:郭沫若宣称“泛神便是无神”“我即是神,一切自然都是自我的表现,作为神之表象的“自我”与自然万物一样有生有死,人只有到了“无我”,即去掉一切“私欲”之后,才能与创生万汇的本源天、地以及周围存在着的“生动着的力”即宇宙本体相暝合,才能达到“永恒”。这里人物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四篇郭沫若的现代诗摘抄简短,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郭沫若的现代诗摘抄简短

篇一:《我们在赤光中相见》

长夜纵使漫漫,

终有时辰会旦;

焦灼的群星之眼哟,

你们不会望穿。

在这黑暗如漆之中

太阳依旧在转徙,

他在砥砺他犀利的金箭

要把天魔射死。

太阳虽只一轮,

他不曾自伤孤独,

他蕴含着满腔的热诚

要把万汇苏活。

轰轰的龙车之音

已离黎明不远,

太阳哟,我们的师哟,

我们在赤光之中相见!

1923,12,5

篇二:《朋友们怆聚在囚牢里》

朋友们怆聚在囚牢里──

象这上海市上的赁家

不是一些囚牢吗?

我们看不见一株青影,

我们听不见一句鸟声,

四围的监墙

把清风锁在天上,

只剩有井大的天影笑人。

朋友们怆聚在囚牢里──

象我们这样的生涯

不是一些囚徒吗?

我们囚在述茫的雾中,

我们囚在惨毒的魔宫,

金色的魔王

坐在我们的头上,

我们是呀动也不敢一动。

啊啊,

我们是呀动也不敢一动!

我们到兵间去吧!

我们到民间去吧!

朋友哟,怆痛是无用,

多言也是无用!

1923,5,27

篇三:《洪水时代》

我望着那月下的海波,

想到了上古时代的洪水,

想到了一个浪漫的奇观,

使我的中心如醉。

那时节,茫茫的大地之上

汇成了一片汪洋;

只剩下几朵荒山

好象是海洲一样。

那时节,鱼在山腰游戏,

树在水中飘摇,

孑遗的人类

全都逃避在山椒。

我看见,涂山之上

徘徊着两个女郎:

一个抱着初生的婴儿,

一个扶着抱儿的来往。

她们头上的散发,

她们身上的白衣,

同在月下迷离,

同在风中飘举。

抱儿的,对着皎皎的月轮,

歌唱出清越的高音;

月儿在分外扬辉,

四山都生起了回应。

“等待行人呵不归,

滔滔洪水呵几时消退?

不见净土呵已满十年,

不见行人呵已满周岁。

儿生在抱呵儿爱号咷,

不见行人呵我心寂寥。

夜不能寐呵在此徘徊,

行人何处呵今宵?──

唉,消去吧,洪水呀!

归来吧,我的爱人呀!

你若不肯早归来,

我愿成为那水底的鱼虾!”

远远有三人的英雄

乘在只独木舟上,

他们是椎髻、裸身,

在和激涨的潮流接仗。

伯益在舟前撑篙,

后稷在舟后摇艄,

夏禹手执斧斤,

立在舟之中腰。

他有时在斫伐林树,

他有时在开凿山岩。

他们在奋涌着原人的力威

想把地上的狂涛驱回大海!

伯益道:“好悲切的歌声!

那怕是涂山上的夫人?”

后稷道:“我们摇船去吧,

去安慰她耿耿的忧心!”

夏禹,只把手中的斤斧暂停,

笑说道:“那只是虚无的幻影!

宇宙便是我的住家,

我还有甚么个私有的家庭。

我手要胼到心,

脚要胼到顶,

我若不把洪水治平,

我怎奈天下的苍生?”……

哦,皎皎的月轮

早被稠云遮了。

浪漫的幻景

在我眼前闭了。

我坐在岸上的舟中,

思慕着古代的英雄,

他那刚毅的精神

好象是近代的劳工。

你伟大的开拓者哟,

你永远是人类的夸耀!

你未来的开拓者哟,

如今是第二次的洪水时代了!

1921年12月8日作

篇四:《黄河中的哀歌》

我本是一滴的清泉呀,

我的故乡,

本在那峨眉山的山上。

山风吹我,

一种无名的诱力引我,

把我引下山来;

我便流落在大渡河里,

流落在扬子江里,

流过巫山,

流过武汉,

流通江南,

一路滔滔不尽的浊潮

把我冲荡到海里来了。

浪又浊,

漩又深,

味又咸,

臭又腥,

险恶的风波

没有一刻的宁静,

滔滔的浊浪

早已染透了我的深心。

我要几时候

才能恢复得我的清明哟?